图片 1

原标题:中国首部神话史诗揭开神秘面纱

由乌尔善执导,黄渤、费翔等主演的《封神三部曲》日前发布先导预告片。该预告片时长为30秒,共呈现14个影片中的精彩片段,众多经典角色悉数登场,揭开了这个“三部曲”系列的神秘面纱。此外,影片中的美术设计和建筑特点,也受到了广大影迷们的关注。

专门开设“封神演艺训练营”

先导预告片中,由黄渤饰演的姜子牙以白发老者的形象率先亮相,手持封神榜立于殿上,神情凝重面有疑色;由陈坤饰演的元始天尊紧随其后,一语不发却肃穆威严。预告片中两位仙人相继登场,预示“昆仑山子牙下山”这一经典情节由此展开。

商王殷寿则以不同形象亮相三次。另一重要女性角色姜王后,贤良端庄、宅心仁厚,勇敢劝谏纣王却遭狐妖陷害惨死。预告中,袁泉手执利刃求赐一死的场景,同是深藏悲恸与绝望。

西伯侯姬昌此次出场,在荒郊野岭中怀抱婴儿的神秘姿态,正印证了《封神演义》第十回中“姬伯燕山收雷震”的原著典故。此外,夏雨饰演的申公豹,由姬发、殷郊领衔的“质子旅”首次以齐整阵容跃入沙场,成为贯穿预告片的一条重要线索。

乌尔善表示,早在《封神三部曲》筹备之初,自己就已经下定决心开设“封神演艺训练营”,从无到有潜心打造全新的“质子旅”角色。为此剧组自2017年2月开始在全球华人范围内进行演员招募。从15000人中甄选出1400人由导演亲自面试,最终筛选出二十多位年轻演员进入“封神演艺训练营”。最后有六个重要的角色都是由新人演出。

电影美学源自青铜器美学元素

此次《封神三部曲》预告片中选取的场景,有商朝王宫中的“龙德殿”,作为朝歌城中象征着至上王权的最高等级建筑,“龙德殿”无疑是该片展现创作美学概念的集大成所在。此外还有代表纣王张狂个性的重要场景——鹿台。由七层建筑组成,于各处细节尽显奢华妩媚。

在《封神演义》原著中,“封神榜”从未以实体的面貌呈现出来,而在预告片中,它成了姜子牙手中一件白如脂玉的宝物,围绕这件宝物会衍生出怎样的故事,还是一个悬念。

导演乌尔善把《封神三部曲》定义为神话史诗电影,这样一个电影类型,一定要把想象和神话作为一个主体设计,不能完全走纯历史电影的路线。《封神三部曲》中的美学风格可以分为三个部分:一部分元素来自于元明时期的道教艺术,尤其是道教中的水陆画艺术;第二个元素来自于商周时期的青铜器、青铜画,尤其是片中“龙德殿”的设计,就参考了商朝的青铜器美学。乌尔善导演认为,商朝的文化比较“噬血”,因为它是当时部落联盟的文化,很少出现植物花卉,图案纹饰几乎全是饕餮文、磐石文,看起来有点恐怖狰狞,但很贴合《封神三部曲》中的氛围;还有一部分是来自于宋代的山水画。基本上电影中的服装、道具、建筑、布景等都是参考这三个元素制作而成的。

故事背后的当代心理学共性

导演乌尔善始终强调“传承经典,守正创新”的精神信念。导演与编剧团队曾用五年时间打磨剧本,故事改编主要基于明代神魔小说《封神演义》及南宋话本《武王伐纣平话》的内容,力图讲述一场人、仙、妖之间旷日持久的神话战争。

乌尔善认为,《封神演义》小说里面有很多经典剧情、经典的角色和经典的设定,一定要保留,“这里面涵盖了整个中国传统文化里的标志性人格,在人物原型方面非常有代表作用”。

乌尔善导演将《封神三部曲》定义为神话史诗电影。《封神演义》在15世纪形成,综合了很多民间传说,还有中国的一部分历史,创作出一个道教的神话系统,比较市民化,可以把《封神演义》理解成是民间艺人说书的文本。因此,在改编的时候,最主要的是从当代的角度重新理解这些故事,找到它的心理学共性,“这可能会是一个新的角度,也是能够跟其他文化交流的一种方式”。

《封神三部曲》是华语电影史上首部采取三部连拍模式进行制作的电影作品,预计2020年、2021年、2022年连续三年上映,第一部将于2020年暑期登陆大银幕。